114中文网 www.114zw.la,最快更新剑骨最新章节!

nbsp;  妖血与人血相冲,若是糅合,那便看双方谁的血液更加强大......是妖血吞噬人血,还是人血吸纳妖血。

    这些性命,就当是奉献给妖君伽罗的祭品。

    沉寂的天狐血,焕发了一些活力。

    隔着一层铁罐皮面,闫绣春能够感受到不断的跳动。

    她深吸一口气。

    风沙擦过面颊。

    抱着铁盒的女子,在烟尘当中缓慢前行,赤足踏地,她卸开黑袍斗篷之后,露出了一身红色轻纱,看起来别有异域风情。

    妖气释放。

    玉门关的地底,发出沉闷的一声叩击。

    古老的阵法,在等待着伽罗血液的注入,到来者只需要指尖沾染天狐血,把两千年来的阵法纹路,顺延流淌痕迹,重新刻画一遍——那么这座囚牢,便会一年复一年的加固下去。

    闫绣春走到阵法中心,那里有一个凹陷口,不大也不小,正好可以放置黑盒。

    她蹲下身子,嘴唇因为涂抹了人族鲜血的缘故,尤为猩红。

    三头树妖站在阵法外,风沙缭绕,她们紧张地看着远方。

    玉门最荒芜最偏僻的大漠沙丘。

    谁也想不到,这里竟然镇压着一头星君境界的大妖。

    只是两千年过去,大隋王朝的主人都更换了好几个座椅,纵然妖族的寿命漫长没有边沿,可阵法下的那头天狐......是否还有一息尚存?

    谁也不知道。

    对于三头树妖来说,她们生长在大隋,别无选择,大隋的平妖司遍布三万六千里的境地,若是被发现,那么便只有死路一条。

    她们想离开大隋。

    妖族天下的大修行者要释放“伽罗”,她们甘愿当一枚棋子。

    只要能够得到如愿以偿的结局。

    可她们不知道......这只是无数谎言当中的一个。

    根本就没有什么闫绣春口中的“妖族天下大修行者”,给出过一丝一毫的许诺。

    蹲在黄沙地中的女子。

    背后轻纱摇曳,钻出了一条猩红的长尾,绒毛拂动。

    “闫绣春”轻声喃喃道:“父上......让您久等了......”

    黄沙倏忽飞溅。

    三头化形树妖,瞳孔收缩,伸出一只手来,挡在面前,漫天溅开的黄沙犹如冰雹,砸在手上噼里啪啦,化形之后的“手臂”被凿得千疮百孔。

    比起痛苦来得更加震撼的。

    是玉门关黑夜上空的那抹巨大影子。

    九条颀长的妖狐尾巴,从黄沙地底舒展开来。

    方圆十里,顷刻之间,妖力倾倒,星辉倒吸,以“闫绣春”为圆心,天翻地覆。

    彻彻底底的,沦为星辉封禁之地!

    ......

    ......

    玉门客栈。

    情报的交接完成之后,苏福就离开了这里。

    准确的说,蜀山暗宗的三二七号,作为蜀山最值得信赖的情报使者,本身没有强大的修为作为保障。

    他身上背负的任务,就是快速完成情报对接,在确认自己已经交代了一切之后,这个灵活的胖子不做停留,迅速离开。

    有一个词叫“趋吉避凶”。

    很显然,三二七号完美诠释了这个词。

    在他离去之后的半柱香,玉门客栈的寂静被一道巨响打破。

    客栈大门被人一剑劈碎。

    整座客栈都震颤起来。

    怒吼声,刀剑出鞘声,涌现而出,接着便是一道又一道的身影被掷出的抛砸声音。

    以及一抹极快极轻,隐藏在刀光剑影当中,细密几乎不可听闻的剑气声音。

    客栈厅堂。

    一位披着白色麻袍的“年轻男人”,至少面容看上去十分年轻,与当初为三皇子鞍前马后的剑湖宫苏苦,竟然有六七分相似之处。

    只不过他与苏苦不同之处,在于他身上的气机更加内敛。

    客栈躺满了尸体。

    从他踢碎客栈大门的那一刻起,就有人拔刀冲来。

    从他自下而上划出第一剑,直接将前冲而来的那人切成两半的那一刻起,所有人都停住了前冲的趋势。

    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白色麻袍男人手持一柄青锋,如入无人之境,身子轻飘飘如一根羽毛,前后折掠,游走之间,剑刃擦过,溅出一蓬又一蓬的鲜血。

    从他开始杀戮。

    到杀戮结束。

    花了大概十个呼吸。

    死了大概三十个人。

    实在太快。

    店内的小厮,睁大了双眼,面色苍白如纸,身子抖得像是筛子。

    他从没有见过如此弑杀如此不讲道理......又如此耀眼的人。

    白色麻袍男人的背后。

    有一颗璀璨的星辰。

    摘取天上命星一颗,照亮人间三分光明。

    这是......命星境界的大修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