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www.114zw.la,最快更新好辰光最新章节!

    嘿嘿~忘记上传了

    都道若是个生下来便什么都有,以后还将会有更多的孩子,要教他心善,也要教他防范,打谢岩生下来,因着还小,早几年并不教防范,只教心善。便是张煚,也是这两三年里,才和谢岩说人心有善恶美丑,引他辨识。

    这会和谢岩仍是个天真烂漫的性子,从未遇到过难过的事,哪怕常听张煚说人心生而复杂,但他总以为是长大后才会遇到的事。但是,世事岂会因你是个小孩儿,就格外对你优待的。

    谢籍从未心疼过儿子,这时在午后天光下看着小东西红肿的眼睛,还有干巴巴的小嘴,怎么也有些心疼:“派系之争,自古有之,起争端之初,我便曾言明,他们自争自斗,胜负如何,死伤如何,皆自负,但不可殃及无辜。此番虽未伤及无辜,但却伤了吾儿,此事必不能善了。”

    “这其中的事,本就够乱,九哥很不必掺和进去。”正因为朝中大臣多被约束着,不参与其中,清流世阀与宗室勋贵之争才没有太过波及朝堂,更没影响到朝野上下的安稳局面。谢籍要是这会儿插手,不管偏哪边,甚至哪边也不偏,都能把争端引入朝堂,那时势必要影响到眼下的大好形势。

    “我自不会生事端,山山且安心。”把摊子打翻在地,回头劳碌奔忙收拾的岂不还是他,便有朝臣,有些事还是需亲历亲为。

    哪怕谢籍当皇帝到现在,很多帝王心术还是懒得玩,倒不是玩不转,而是这位在疆场上砍杀惯了,最顺手的还是快刀斩乱麻。自然,这快刀未必要杀人见血,钝刀子其实更磨人。

    次日,朝堂上旨意一下,群臣哗然——没听说过问责丢官也搞连座的,凡参与到此番争端中,亲下场的,也不连座太远,父子两代即可。在场的谁没见过人丢官去职,过几年又卷土重来的,丢官不可怕,可怕的是自此绝了仕途。

    朝上诸公,被约束着多没掺和,自也会约束一下家中子孙,但这种约束比起谢籍的约束来要宽松许多,他们的子孙里,就有许多掺进浑水里去,至今还没上岸,还在里边游着的。虽然不会影响到他们在朝堂任职,但是人这辈子图什么,无非是少年有幸生富贵,中年有幸列诸公,晚年有幸子孙贤,要这孝子贤孙以后连官场都踩不进,还谈什么晚年,现在就能叫气个半死。

    “陛下……”

    不等朝臣们劝谏,天子便拂袖而去,留下满朝文武面面相觑,子孙没趟浑水的固然庆幸,子孙趟了浑水的则欲哭无泪。朝臣们均看向中书省几位同僚,中书省的则齐看张煚,张煚自家儿子是个爱武不爱文的,如今在边关戍卫着,张煚往日虽为此觉堵心,现在倒觉也好,虽见不着面,至少不必让人多忧心。

    现在要忧心的不是他儿子,要忧心的是许多同僚的儿孙,张煚也一样头疼:“诸君可是事由如何?”

    不是没人知道,毕竟昨儿太子殿下一路哭着回紫微宫的,这事没瞒着人。孩子都哭了,当爹妈的怎么可能不心疼,寻常人心疼孩子都要给孩子找回场子,帝后心疼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