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114中文网 www.114zw.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谢岩小朋友或许是在妈肚子里待着时感受了太多他亲爹的嫌弃,干脆就分不清什么是嫌弃了,直接把嫌弃当成期望,尽照着他爹嫌弃的来。

    谢籍看着那小混蛋一离开邰山雨怀抱就可劲哭,即使是喝奶,也要有邰山雨在旁边看着才行,但凡远着些,都要嚎着不喝奶。小混蛋还特别拧,谢籍说不惯这小混蛋,小混蛋就能坚决抗拒投喂,给什么都不吃,哭着嚎着能把自己哭晕过去。

    对这小混蛋,邰山雨没一争之力,到谢籍是对邰山雨没一争之力,最后谢籍不得不承认,就目前这阶段,他是必需会输给小混蛋的。输就输吧,小混蛋还得着便宜往死里卖乖,就爱看他拿他没办法的样子。

    谢爹在谢岩三朝宴这天回来看大孙子,看到熊儿子浑身上下透着被打败的蔫劲,乐不可支道:“总道一物降一物,九郎合该有今日!”

    这时候要怼的话,谢籍有一大堆话能怼得他爹气都喘不上来,但一想到小混蛋才生下来三天,就快把他气出好歹来,便把怼亲爹的话都咽了:“现时他小,还不能如何,待长大再谈。”

    话音落下,便见谢爹老神在在抱着大孙子慨叹着道:“当年,祖父看你爹淘时也是这么想的,阿岩呐,天道有轮回,人间有报应,看在祖父那些年差点被气死的份上,好好治治你爹。”

    谢籍:……

    “我看你是不想等阿岩来治,想现在就找我气回来。”

    谢爹见好便收,左右那些年有多少仇多少怨,怀里的大孙子都会替他一一报应给熊儿子。

    三朝宴并未大办,只邀岳家与张煚等近臣,并旧年好友,只开六桌宴席。说起来这样的场面,很衬不起谢岩皇长子的身份,但谢籍有特别“谢籍”的理由——亲妈还在殿阁里闷着,给小东西摆那么大场面做什么。

    邰山雨在殿阁里其实也没闲着,她被女郎们包围着呢,女郎们包围圈外,是抱着谢岩稀罕了许久的邰夫人:“阿岩还真是有些像你兄长,日后长开如何且不说,目下的模样是真像。”

    “哈哈哈……昨天九哥还冲我抱怨,说这小混蛋一点不像他。”说是满心嫌弃的人,天天会来抱一抱孩子,总是一脸拒绝的人,却偏要抱怨孩子不像他。邰山雨通过这事,彻底认识到了一件事——她九哥是个大傲娇。

    女郎们看着邰山雨,真可谓眼神复杂,不为别的,只为她们的小姐妹还是这么没心眼子:“陛下待阿邰真是没话说。”

    不然,子不类父这种事,很容易招嫌的,这里的嫌是指嫌疑。

    “我待他也一样没话说呀,为他我还下厨了呢,从前我在家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虽然所谓下厨也就炖了个汤,汤的味道还不怎么样,但那也是下厨呀。

    女郎们不明真相,倒真觉得邰山雨是真的一样“没话说”,邰山雨好吃而不爱厨房烟薰火缭这一点,女郎们却都很清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好辰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14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弈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弈澜并收藏好辰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