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114中文网 www.114zw.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及至夜深,河阳一干官吏悉数审理结束,当问罪的问罪,当罚的罚。让谢籍稍感一丝宽慰的是,并非没有持节守操的官吏,也因为他们,谢籍的怒火没有再往上升,而是在昏昏灯火下看着小青梅睡颜,一点点升起柔肠来。

    是啊,即使为小青梅能安安稳稳在灯下酣睡,也不能纵容自己天子一怒伏尸千里,那样会陷小青梅于危险中,也会让小青梅怕他。轻轻撩开小青梅那一缕耷在脸上的头发,见小青梅痒痒地皱皱脸,谢籍禁不住笑出声来,笑着笑着收回有些酥麻的手指,指腹间的滑腻细嫩触感,让他几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可快点醒吧,再不醒,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做点什么。”

    小青梅可不管那么多,饿了吃,渴了喝,困了睡,现在困了,当然睡得踏踏实实。即使小青梅到底没醒,谢籍也终究没能做点什么,且还得把屋子让出来,自己另觅一间住下,谁叫小青梅把他的屋给占了,他又有贼心没贼胆。

    第二天早上醒来,使女捧着盆进来叫邰山雨洗漱时,她还迷迷糊糊抱着被子在床上发愣,愣半天问使女:“什么时辰啦?”

    “卯时初刻。”

    “啊!昨天不是说九叔回来你喊我吗,怎么没喊?”

    “陛下不许,见小姐睡得安稳,陛下都没舍得叫醒小姐,自己另寻屋子睡去了。”使女从前是断不会给谢籍说好话的,但是现在不一样,邰山雨点了头,再怎么夸也不会影响到邰山雨关于终身大世“是”与“否”的判断。

    邰山雨抱着被子,心里有点甜甜的,起身趿鞋洗漱罢,她便同使女一道去寻谢籍吃早饭。早饭也是邰家常能见到的式样,种类多份量少,每样刚够几口,挑合胃口的吃,一圈吃下来刚好能吃个七八分饱。

    “九叔,陈二哥怎么样了?”邰山雨很记得这个回回见面,都必拿点小零嘴逗她的少年郎,只是不知当年的纨绔少年郎,如今成了什么模样。

    谢籍:欲言又止!

    “分明我与陈二同龄,为何山山从来管我叫叔,管他叫哥?”这个问题,谢籍好些年前就想问了,那时候不好意思,如今是脸皮厚了,陈二又出现了,于是这个问题冒出来就不再是欲言又止,且是不说不快。

    “九叔不是和我爹我称兄道弟嘛,你都和我爹称兄道弟啦,我当然得叫你叔。至于陈二哥,我和陈二哥的妹妹阿陈是好友,素日里姐姐妹妹的,当然得叫陈二哥,不然怎么叫,也叫陈二叔吗?还是说那时候我应该一并管你叫九哥,我这么叫,我爹不能答应。”邰爹现在也是捡了合心意的好基友回家,仍然不管年龄,比他小的让喊叔,比他大的让叫伯父的。

    许是往日里听惯了九叔,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如今听到一声九哥,谢籍只觉从心酥到灵魂:“再喊一声?”

    “什么?”

    “日后别再喊九叔,显得我比你长一辈,我们本就是同辈人,喊九哥岂不正好。”谢籍心里苦,他爹和他准岳父才是正儿八经一辈人好么,两家好歹是世交,论辈分,他恰恰和邰山雨是同辈人。

    “可是都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好辰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14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弈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弈澜并收藏好辰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