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114中文网 www.114zw.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冰冷的雨水顺着宁晚乌黑的秀发落下,她的身子在大雨中微微颤抖着,脸色苍白如纸,如同最为精致的琉璃,却脆弱得恍若轻轻一碰就碎了。

    大雨毫不留情地打在她的身上,白色的薄纱裙湿漉漉地贴在她的身上,她羸弱得如同那些飘摇在雨中的树叶般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淋雨,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找个地方等司机来接她。

    在她的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只想快些离开这里,所以她不停地往前走,身边的任何声音,她都听不见,身边的面孔,她都看不见。她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四周黑乎乎的没有一丝亮光。

    突然,她被一个水坑绊倒了,她无助而茫然的看着前方。

    宁晚的眼眸中一片惊恐,身体一阵痛苦地摇晃,她仰头望向天空,让雨滴落在她身上,她的眉宇间充满了深深的疲惫和悲伤。

    那种无可奈何的哀伤,化成一种剧痛,无情地袭向她的胸口。

    “不是说好了,放手么?既然说了放手,那么为何还要让自己如此难过呢?”

    另一边,陆景承在司机开车出门之后,才刚走到外面,他便下了车,他害怕自己会错过宁晚,所以他便独自撑伞,拼命的在雨中寻找着宁晚的身影,只可惜一直都没能找到。

    “该死,晚晚,你究竟跑哪去了?”

    雨比想象的要大要猛烈,陆景承黑色的西装瞬间被打湿,他的眸底一片紧张的焦虑,在大雨中四处寻找着一个人的身影。

    大雨哗哗地下着,蒙眬的雨雾迅速遮挡住了陆景承的视线,他握着黑色的伞,看着眼前寂寥无人的下山街道,他一步步朝前走着,帅气的俊容上一片焦虑。

    在下山路的交叉口,有一个长长的胡同,

    胡同口,放置着一排摞得高高的箱子,陆景承从胡同口走过,尽管撑着伞,但是他的衣服已经湿透了。

    可是他仍旧是没有看到宁晚的身影,该死的,她究竟跑哪里去了?

    想了想,却又觉得好像不太对,既然她要来,依着南宫珩的性子,应该不会让她独自一人来,应该都是会派车来的,他追出来的时候,也没有几分钟,如果不是坐上车了,她哪里就会那么容易就不见了。

    她终于应该是走了吧。

    陆景承微微闭眼,正好司机也开车到他身边,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却不曾看见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人,随即就上了车。

    躲在角落里的宁晚听着汽笛声的远去,忽然所有的情绪全都倾泻出来,她靠着冰冷的墙壁,心忽然就沉了下去,悲伤便是铺天盖地的朝她袭来。

    宁晚缓缓地蹲下身,仿佛是很冷一般,她将手伸出来抱住自己的膝盖,把自己的身体缩成小小的一团,那双清澈的眼眸中闪动着湿润晶亮的光芒,泪水像是掉了线的珠子般,一滴一滴的往下掉。

    瓢泼大雨下。

    宁晚抱住自己冰冷的身体,泪水成串地落下,她紧紧地咬住嘴唇,唇齿间,竟有一抹殷红的血丝弥漫开来。

    她的眼前,是一片无望的黑暗。

    结束了一切真的彻底结束了吗

章节目录

婚姻是叛逆的童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14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小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白并收藏婚姻是叛逆的童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