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114中文网 www.114zw.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最快更新离欢鉴!

    陆玉凝今天要去参访一个情感导师。公司旗下分公司的老板之一提供了这个资源,但群里放出风来,这个人很难采,对于采访,挤牙膏就算了,还有些其他小毛病,捣江湖得厉害。

    越是这样的,越有挑战性。听说对方是个男的,陆玉凝顺手将防狼喷雾塞进了背包里,万一用得着呢。

    照着地址按图索骥,在一栋排屋前,陆玉凝见一人在院子里悠闲地剪着指甲。

    地址是准确的。她试着走上前去,“您是鲁之连鲁老师吧?”

    对方吓得一激灵,等看清楚面前站着个大活人之后,才没好气地嚷到:“干什么呢?谁放你进来的?知不知道这是私宅,乱闯私宅是违法的,understand?”

    陆玉凝眼见这个穿成伪潮(伪潮流)风,蓄着山羊胡的男子此刻就像一个受惊的毛毛虫,连指甲剪都扔出几米远,她不免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找错人了。

    “我是,我是……。对了,张谦张总您是认识的吧?他让我直接过来找您的。”陆玉凝挤出一个明亮友好的笑容。

    “哼……”对方上下打量了陆玉凝一眼,“又换人啦。”他瞥了瞥嘴巴,“有什么好采访的。人红是非多,低调才是正理。想拿我当噱头给你们赚吆喝,也不睁眼看看,哥哥我是那当炮灰的命吗?”

    因为早就有心理建设,陆玉凝就当没听见这话,杵在那里,仍旧用欢快的语调展开了对话,“您看,我可以坐下来说话吗?”

    这位将自己的小花园打理得美好舒适的男人,却不愿给前来拜访的不速之客一个善意的迎客之礼。他一笑,“你会讲笑话吗?如果,你能讲一个我从来没有听过的笑话,今天,你问什么,我就说什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笑话?陆玉凝只知道自己的笑点很低。讲笑话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事儿。其难度不亚于郭德纲老师当年在茶馆里撸袖子说相声,底下只坐了一个观众还要继续腆着脸说下去。

    还要没听过的?可本姑娘自己看过的笑话也没几个啊。

    “我们先坐下来,我慢慢给您讲一个,保证您没有听过。”陆玉凝觉得自己像个上门推销菜刀的,门里头的人要是不买上一把,就赖着不走了。

    男人意味深长地看了陆玉凝一眼,自己先坐了下来,又拿眼神一示意对面的位置,“坐吧。”

    比这尴尬的场景陆玉凝都见过,这对她来说,还真不算是什么事儿。

    她坐下来,笑了一下,“那我,准备开始讲了哈。”

    “说是在女孩刚毕业的那一年,她孤身一人来到了一个在课本里才出现过的城市。身上带的那点生活费,很快就用得所剩无几了。因为她是违背家长的意愿,自己跑到这个一无同学,二无亲朋的城市。刚开始,她还在负隅顽抗,因为打电话回去,便意味着一种变相的妥协。可是后来,她身上只剩下5毛钱了。如果再不打这个电话,她不知自己将会陷入怎样的境地。于是,她找到一个书报亭,那里有公用电话。她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异乡生活的委屈夹杂着其他情绪,她只觉得自己在电话里不停地说啊,说啊,当她意识到自己的通话时间已经很漫长的时候。她慌了,她的嘴仍然在讲述着在这城市的种种经历,可是她的脑子却在飞快地转着。您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吗?”陆玉凝停下来,向对面的男人抛出了问题。

    “拜托,是你在讲笑话,好吗?”对方翻来覆去地检阅着自己的指甲,漫不经心地回应了一句。

    见此,陆玉凝继续说到,“她在想,这个电话肯定是超出时长了,而她的口袋里,只剩下了5毛钱。待会儿打完这个电话,她应该怎么办呢?是等打完电话,马上把电话一扔,撒腿就跑呢,还是挂完电话,跟老板在那里装可怜,编排一个凄惨的故事,将老板感动得啼泪横流,然后顺势给她免单。在胡思乱想之间,她打完了电话,准备接受命运的审判。她问,老板,多少钱。这个数字对她而言,至关重要。如果这个数字超出了她的心理预期,她可能就会上演由她主演的第一幕落跑风云,她甚至都能想象得到,报亭老板冲着她一骑绝尘的背影,大声喊着‘抓小偷,不,抓住那个逃电话费的人’……。”

    说着,陆玉凝竟自顾笑了起来。

    “您知道,报亭老板最后说什么了?”她边笑便问,还未及对方回答,她又自己说,“报亭老板报出了那个数字,5毛钱。至少在人生的那一刻,女孩是相信神的存在的。因为在她的感知里,那个絮絮叨叨的电话其实打了很久,怎么可能刚好是5毛钱呢?天知道,她的口袋里只剩下了5毛钱啊。”

    对面的男人听完,嗤笑了一声,“这个笑话简直要冷死人了。那个女孩,就是您自己吧。”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离欢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14中文网只为原作者东临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临溪并收藏离欢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