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114中文网 www.114zw.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戏珠不悦的瞥明珠一眼,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是想什么说什么,没有吃过亏是吗:“相爷的裤脚那么好抱的!相爷给她抱吗!”

    “那可说不准,陆娘娘也算天姿国色的。”

    “相爷又不是色欲薰心的人。”

    “那可难说。”以前她也觉得不是,现在骂!哼,看心情觉得是不是。

    端木徳淑随便给明珠选了一支:“别人的事,你们担心什么。”

    ……

    陆玉裳不可能直接去找徐相,但挑了徐知乎在徐府的时候去找徐知慢哭。

    陆玉裳比徐知慢这一辈的贵女小了十多岁,她能和徐家嫡女有矫情是靠自己的才学和身世得了徐姑娘一份怜惜,但她不动用这份怜爱。

    如今……

    陆玉裳坐在下手,苦涩的抽气,声音不大,泪眼蒙蒙,柔弱可怜:“姐姐,我自信在宫中谨小慎微,从不层越了规矩一步,能入宫伺候皇上得皇后娘娘照拂,已十分感激,可,我儿就是调皮了些,也不置于被人……”说着又隐隐的哭起来。

    徐知慢看着心里便心疼了几分,玉裳柔弱,在陆家的时候便是安静懂事的,新帝登基后,更是被送去了宫中,这些年也是谨小慎微,甚至以她的容貌都不曾传出惑主这样难听的话,如今只因为孩子聪颖就挡了别人的路了!

    “我常跟他说不要事事出头,更不要争强好胜,谁知道就因为一篇被夸的策论便被三殿下推进了池子里,我……”

    “实在不像话,皇后娘娘就没有什么说法!她这不是欺负你好欺负了。”

    陆玉裳擦擦泪:“皇后娘娘公平公正,自然要处罚三殿下……”陆玉裳不说话了。

    徐知慢不解:“怎么处理的?”若是处理的好,玉裳不会哭成这样。

    陆玉裳苦笑:“能说什么,钟娘娘说三殿下受了惊吓病了,在凤梧宫外跪了一天一夜要为三殿下的过错担责任,便跳进了湖里,从水里捞上来后,求着皇后娘娘,说等三皇子了病好了再罚行不行。”还能有什么后续,她跳也跳了闹也闹了,摆明了是包庇三殿下。

    “这个女人!皇后娘娘岂容她这样撒野!?”

    “自从皇上病了以后,皇后娘娘身体一直不好,这件事闹的她老人家又染了头痛,钟娘娘为此没少被静妃娘娘训斥,我还能闹什么。”

    徐知慢深吸一口气,有些事她还是听说过的,什么身体不好,她分明是攀上了更好了,生了野心,既要站了徐家的家业,也要站着江山,最后她总是不吃亏的,而自家希儿有什么!?

    一开始的几年,母亲对希儿关爱有佳,虽然谁也不说,可是希儿是徐家唯一明面上的孩子谁不知道。

    如今希儿有什么,就连母亲的一些好东西,都收了起来,再不肯给她儿子。

    这时候不见母亲多抱怨哥哥一句,她的事,母亲有发了多久的火,她并不是想说什么,她出了事是也是家里领了回来,她更感激大哥,可是母亲……“那也不能认你们受了委屈你。”

    圈儿见自己娘娘不说,‘逾越’的上前一步恭手道:“大小姐,娘娘不是没有找静妃娘娘抱怨过,可……说起来钟娘娘也跳了湖,该赔给我们殿下的不是都陪了。”

    “那怎么能一样!”

    “钟娘娘和静妃娘娘都是府邸的老人,她们又是府中时的矫情,不用想也知道静妃娘娘要维护谁,可怜我们小殿下,平白受了这份委屈,也讨不到公道,以后在学堂还不是谁都能踩上一脚……”

    “说什么……”陆玉裳不悦的皱眉:“哪里有你说话的地方。”

    徐知慢起身:“行了,你什么人我还不清楚,要我说你就是太好脾气……”但想象不好脾气又如何,皇后得势,皇上精神不好,怎么看这天下都是皇后所出的皇子的,她一个小小嫔妃能左右什么,受个委屈,在她们看来还不是芝麻绿豆的小事:“你等一会,我去看看我大哥忙完了没有。”也让他好好看看,皇后娘娘在这件事做的多么过分,哥哥绝对不能被懵逼了眼睛。

    “这怎么行,相爷他……”

    “没事,你别担心,他最近休息了两天,本也没什么事,你先等一会。”

    陆玉裳摇头:“不要了,就是小孩子之间……”

    “你不能这样想,就是你总是这样谦让,蔡然给事情发展在这一步,若是你以前便是强横的,她们敢不敢这样对你,还不是就仗着皇上不行了,皇上若是在,也不会看着你受这份委屈。,再说,不为了你,也要为了八殿下不是吗?”

    陆玉裳微微有些动摇。

    徐知慢拍拍她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带着她向外走去。

    ……

    徐知乎抬头看向少忧:“让她进来。”对妹妹,徐知乎做不来端木德辉对小仙那么肆无忌惮,但心里也是记着的:“怎么不去,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回相爷,你前些日子三殿下把八殿下推到水塘,八殿下染了风寒还受了惊吓。”受没受惊吓不知道,反正敏华苑传的是这样。

    推就推了,不过是一群少年不经事,就是死了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只要不对元宵,他管他们做什么。

    “大小姐带着陆贵人在外求见。”

    徐知乎皱眉,不是不悦妹妹管这个现实,而是带着宫里的贵人来管这个闲事。

    少忧急忙补充:“大小姐是从后门带着人进来的。”

    从哪里带进来的有什么区别:“让她自己进来。”

    “是。”

    徐知慢带着侍女进来,这些年身体已经好多了,通身的气度和贵气也养了回来,即便是为人出头,也知道自己是错的,至于大哥的私事,她更是无权管,可:“见过大哥。”

    徐知慢起身,先笑:“想必大哥都知道,是妹妹考虑不周。”

    “坐吧,上茶。”

    “不喝了免得大哥生气。”徐知慢说话慢慢的,带了些小意的讨好,心里尽管发憷,但她真觉得陆玉裳受了委屈,陆玉裳是什么性格的人大哥也知道啊,宫里又什吃人的地方,她们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玉裳,哪有这样的道理。

    她也不是让哥哥做什么,毕竟哥哥事情繁多,还能去管别人的后宅,可话分过来的说,又完全没有关系吗:“不知哥哥属意哪位皇子?”

    徐知乎看她一眼:“皇上正直当年,说这个问题位面尚早,你那位好友的事,是皇后的家事,皇后自会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皇后在位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14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鹦鹉晒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鹦鹉晒月并收藏皇后在位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