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114中文网 www.114zw.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敏华苑内。

    陆玉裳一袭旧冬的装束坐在凉亭里,玉钗矜绿,粉面桃花,入宫多年,依稀还是曾经刚入宫的样子,她看着陪三公主玩的八皇子,突然有一个不确定的想法。

    许素雅穿着厚厚的裘衣,手里的汤婆子换了两个,她生三公主时伤了身,最是不能受寒:“谁说不是,皇后娘娘带人宽厚。”

    陆玉裳看许素雅一眼,又收回来目光,这种事知道都不会有人说,更何况无端的猜测,尤其皇上都没说什么,定然是她想多了,算起来时间也是对的,就是不知道皇上和皇后因为什么闹到了这个地步。

    “……姐姐觉得可好,姐姐,姐姐……”

    陆玉裳回神,莞尔一笑:“听闻大皇子快回来了,等我问过伊贵人才好答复,如果妹妹觉得可行,我托个大,亲王未必愿意跟了大皇子去。”

    许素雅叹口气,她也知道所以才想早做打算,免得将来横生事端:“还是麻烦姐姐帮帮忙了。”

    “说的什么话,你我同宫多年,提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帮你问问就是了。”

    ……

    今晨降了入冬以来最大的雪,整座皇城像盖在浮云之端,银装素裹,寒风烈烈,下到现在还没有停。

    戏珠接了莲子红枣羹进来,好在凤梧冬阁暖和异常,怕过了寒气给娘娘,所有的宫人都是在二门外换手的。

    戏珠坐在矮凳上给娘娘喂食,娘娘气色很好,虽然睡的多,但看起来并无大碍:“回娘娘,相爷又来了,在隔壁看小公子呢。”

    看就看了。

    “奴婢听相爷那意思,是想五天的时候,给小公子补洗三宴。”

    端木徳淑皱眉。

    “娘娘先别动气,听相爷的意思,皇上也是应了的,既然是皇上和相爷商定下的事,娘娘就是再说也无用的,又何必再管,左右不过是一场洗三宴,办不办也都是一样。”

    端木徳淑喝口汤:“品易让你说的。”

    戏珠笑笑:“娘娘英明。”

    “行了,什么英明不英明的,你最不爱管这些显示,也让品易少挂心,既然是我想开了的,没道理现在闹起来。”左右不过当我死了。

    戏珠讨好的笑笑。

    ……

    乾心宫内。

    宗之毅看着年前赶回来请安的宗礼,依稀有种恍惚的错觉,这是他如今的长子?长这么大了,今年虚岁也有十八了吧,都快跟他一样高了,也出外历练过一年了。

    听说以前身体不好,现在看着也可以,宗之毅看他一眼,又看他一眼:“你去了广林一带。”

    宗礼站在御书房内,一身深蓝底秀麒麟纹长袍,束腰玉带,头上玉冠碧簪,身姿挺拔,玉树临风,已经是偏偏少年郎的样子,因为出外历练了一年,相比在宫中时,目光也深邃起来,给人公子如玉、修养极佳的感觉。

    “回父皇,是。”

    “可有什么收获?”

    “都是些不入流的生意时,孩儿刚刚接手,万事都只是开始而已。”

    宗之毅看他一眼,不清楚他知道多少事,想来是不知道的:“水寇最近频频骚扰广林一带,你在那里待了将近一年,可有什么想法。”

    “回父皇,孩儿不懂这些,想来广林总督应对有方,孩儿到是没觉得出船有什么不妥。”

    “你身为皇子自然感觉不到。”

    宗礼闻言垂下头,没说自己用的化名,知道他远行的都会知道这件事,所以诸多关心,父皇说出这句话他也没有什么感觉,他和父皇本也不亲近。

    宗之毅见他不语,心里一阵烦躁,他正是用人之际,但也知道他和这子不亲,急躁于事无补:“你可有见到广林副手宴都督。”

    “回父皇孩儿只是一届商贾,断然见不到朝中要臣。”

    “既然如此,若是见到了,就问问他,广林水鱼还剩多少,给朕进贡一批上来。”

    广林水鱼?海鳖?父皇喜欢吃海鳖?喜不喜欢他也不知道:“孩儿恐怕见……”想了想又开口:“父皇若是想用,孩儿……”

    宗之毅顿时看着他的眼睛。

    宗礼顿住,隐隐有些……

    宗之毅又平平的转开目光,稳稳的开口:“本也不急,你若是见到了问问就是,见不到就算了,你也来了一回来,行了,下去吧,料想你母后也等你半晌了。”

    宗礼不是不敏感,相反看惯了别人颜色总是直觉更准,但父皇说的如此平静,好似又真不是什么大事一般:“是,儿臣告退。”

    ……

    凤梧宫内。

    端木徳淑含笑颜颜的坐在凤梧冬阁的寝殿正座上,撑着身体第一次起来,虽然没有出房门,但也把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换了熏香,等了也有半个时辰了。

    宗礼跟在品易身后快步进来,脸上的激动也刚才在乾心宫判若两人,进门先跪下地上给母后行礼:“孩儿参见母后,母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端木徳淑看到大儿子,眼圈莫名先红了,这一年在外,可没少让人担心,写回来的信少之又少,真是孩子大了,留也留不住:“好,好,快起来暖和一下,你这孩子,这么大的雪,都给你说了过两日再来,不听。”

    宗礼起身,抬头看着坐在上位的母后,眼里的濡慕之情掩也掩不住:“孩子久不在家,想不母后了,便莽撞了些。”

    谁不喜欢听好听话,何况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儿子,脸上的笑怎么收也收不住,但孩子年纪大了,就是她的亲自也到了该避讳的年龄,更何况是长子,不是收在怀里能揉捏的时候了:“可又喜欢的姑娘了?”

    “母后,您一开始就问这个,也不知道想让谁伤心?孩儿没有心仪的姑娘,孩儿心里还不高兴,母后赶紧给孩儿找一个,一见就喜欢的,也好让母后抱孙子。”

    端木徳淑笑的不行,你还有理了。

    凤梧冬阁内,一派欢声笑语,戏珠的目光落在大皇子身上就没有移开过,她一生不嫁无子,这可不就是她的孩子一样。

    品易也对这位小徒弟十分满意,并不多追究他以前是真病着还是家病着,到底有没有以前病的那么重,这一年多的表现确实然个他十分看好,广林一代的掌柜们更是对这位小学徒赞赏有佳,想来明年就能彻底接手那边的生意了。

    端木徳淑更看自家孩子满意,出门一圈,性子比以前可开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皇后在位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14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鹦鹉晒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鹦鹉晒月并收藏皇后在位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