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www.114zw.la,最快更新皇后在位手册最新章节!

r />
    应格儿起身后对五殿下笑笑:“不碍事的,小殿下们也不是故意的,反而是我们打扰了两位小殿下玩耍的兴致。”说着伸手摸了摸五殿下的小脑袋,慈爱的看着他笑。

    五殿下心里陡然缩了一下,下意识的警惕:“对不起,我和哥哥不是故意的,伤到众位娘娘了吗?”

    真是懂事?也可以说心思多,应格儿笑笑:“没……”

    “没事的是你,少代替我们所有人说话。”娇贵人瞪了过去,说原谅就说你自己!挂什么‘们’,她心里还窝着火呢!

    周美人心里也不高兴,凭什么好人都让你做了!一副她们当中能做主的样子,怎么想讨好这些小殿下!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应格儿嘴角抽搐了一下。

    五殿下见状顿时抛弃了她,不能做主的谁要跟你说话,转上说话的两人,小眼圈红红的,又乖又可怜:“漂亮的娘娘,你原来我和哥哥好不好。”说完又摇摇周美人的手臂:“娘娘,都是我和哥哥不好冲撞了众位娘娘……”

    应格儿见状,心里恶毒的想,有本事你们冲他表示不满,将来他若不把你们的舌头拔下来溺死就不是五殿下!

    周美人、娇贵人再不懂事也不会真和小孩子一般是,何况母族再不显也是皇子,也没有什么利益关系,结成仇了才莫名其妙,更何况五皇子都认错了,而且长的还很讨喜,叫的也甜,一口一个娘娘的。

    “哪里,我也不该站在路中间说话,好了,去玩吧。”

    娇贵人摸摸他眨着水汪汪眼睛的小脑袋,若是自己也有一个这样漂亮的孩子多好:“真可爱,你让我摸了一下原谅你了。”

    二皇子想说什么,立即被五皇子拉住,会被母后讨厌的,笑容甜甜的对着众位娘娘:“众位娘娘没事就太好了,我们下次一定会注意的,孩子就不打扰众位娘娘了,请恕孩儿告辞。”

    “去吧去吧。”

    “这是可爱。”

    “五皇子真懂事。”

    五皇子的生母是谁?

    不知道耶。

    应格儿看着这一切,不知道突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五殿下果然真小人啊,对没有用处的人从来不屑于多看一眼,她一直好奇,若是皇后没有用,他还会不会一副孝子贤孙样……

    宗尚熵走的远了扫开五弟的手:“你怕她们干什么!她们见了母后不还一样要跪!”

    那跪的也是母后,可是他们这些娘都见不起人的东西!天天出入凤梧宫就以为自己是母后生的了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辈分上也算我们的母妃。”

    “母妃?!不要笑死我了!”

    是啊!那你把他们都打死!这句话对着她们喊一遍!让她们抢着给你道歉啊!去啊!到底还是身份不够!若是大公主,这些人谁敢吭声——

    五殿下眼里闪过一丝阴霾,怎么样身份才能够,才能是他不依赖别人,而是别人依赖他。

    ……

    “让教导嬷嬷去接触一下尚熵和尚辅,尤其是尚熵,哎,以前觉得年纪小身体不好,瞧现在那性子。”

    “还不是娘娘惯的。”

    “我还不是心疼他身体弱,可你看他现在,都要长成一头小牛了,冲到你身上你试试疼不疼。”

    戏珠笑笑:“那也是皇后你养的小蛮牛——”

    端木徳淑失笑:“行了,派人去管管。”以前总觉得他们年龄小,可到底不小了,端木徳淑突然神色严肃几分:“品易。”

    “奴才在。”

    “沛妃那里找件事让她跌一下。”今天来看,沛桑儿再安分,时间久了,静妃从身份上也镇不住她,时间久了她未必愿意听阿静和锦瑟的,静妃在身份上确实有这样那样的硬伤以后少不得有让沛妃出面的机会,既然要用,在心智上就要再练练。

    品易恭手:“是娘娘。”

    端木徳淑吩咐完,百无聊赖的看着外面的花草,眼睛从刚刚的波澜微转慢慢的变的悄无声息。

    品易在心里叹口气,其实娘娘作为当家主母是无可挑剔的,养儿教女心胸也有。

    品易有时候想想,若是没有镇西王没有徐相,娘娘会过的顺遂一些吧,虽然感情上也会慢慢的不如意,但还可以相夫教子,赏花玩草,闲了愁一下孩子们的婚事,苦恼的也是时间真物太多,不知道该戴哪一套出门,或者,孩子们长的太快,总觉得好人家的女儿不够或者女婿不够优秀吧……

    ……

    “我好像看到相爷了……”许贵人不确定的开口,但应该没有看过,徐相通身的气质可不是谁都学的来的。

    “哪里哪里?”三五个小脑袋顿时从许贵人身后冒出来,左顾右盼,因为主宫的小公主要学插花,她们便跟着过来了,想不到能看到徐相……

    那可是徐相啊!

    许素雅见状,掩嘴而笑:“你们一个个的……”

    脸皮薄的小宫妃立即羞红了脸,哪有,她们现在心里只有皇上,只是……相爷是不一样的,尤其不一样,无论是他个人的风采还是与夫人的一生一世一双人都是最好的梦,徐夫人真好命,相爷真好。人品、才好、长相都好,哎……可惜唯一相守的不能是自己。

    许素雅摇摇头:“不要想了,可能去凤梧宫了吧。”皇上即将凯旋,相爷有事与皇后娘娘象相禀也不一定:“走了。”

    “好可惜,没有见到……”

    “要不要让皇后娘娘让去看看。”

    “让你乱说,看我不打你。”

    几个人笑闹的跑远。

    ……

    吉梧悄悄上前在品易耳边耳语几句。

    品易皱眉:“到门外了?”看眼坐在凉亭中赏花的娘娘,说是赏花也是发呆似的站着。

    吉梧点点头,没有通报,没有传话,福寿门那边也没有来人,直接到了凤梧宫,小原子吓了一跳,相爷就直接进来了。

    品易知道了,上前与娘娘耳语几句。

    端木徳淑一点反应也没有,还有什么需要她反映人的,人不是已经进来了,用的着她吗。

    品易见状退回原位,眼看周围的宫人,恭敬的站着没有禁园的意思。

    明珠带着戏珠匆忙赶了过来,看品易一眼。

    品易点点头。

    明珠头都要大了,他还来做什么,你来就来——让人通报一声会断了腿吗!真当这里是他家的后院了,皇上可是要凯旋而归了,没看到后宫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似,他还敢来!简直要疯了!

    戏珠更着急!相爷他——

    品易不是太意外,皇上凯旋对多所有宫妃的影响显而易见,即便是明知不会有宠的宫妃们都有了想法更何况女子对强者是有天生崇拜和臣服在的你,相爷未必愿意看到皇后亦如此。

    徐知乎一身玄色朝服,绣着在阳光下仿佛山河涌动的暗纹,肩上象征品级的肩线绕成盘扣定在肩上,乾坤袖笼轻垂在腹部,头上玉冠乌发,眉目俊逸深邃,静静的站在凉亭之外,依旧是曾经清冷无双的徐相。

    明珠抬抬眼皮瞥他一眼。

    戏珠直接心里骂一句:道貌岸然!

    徐知乎稳稳的向前,站在她身侧看着园中用心打理过的花卉,声音如初春的天气,寒气未退却也温暖蓬勃:“气消了没有……”

    ------题外话------

    最后一天,最后一天,掏掏兜看看有点什么,扔给我吧,月票,评价票都可以!哈哈

    明日凌晨三点开始更新,求票,明日更新安排,三点、七点、十点!走过路过明日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