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www.114zw.la,最快更新皇后在位手册最新章节!

脱了追杀,就招人来救娘娘!”

    戏珠闻言下意识的望眼悬崖下:“这么高!万一娘娘撑不住——”

    “本宫撑得住!系吧!”

    几人闻言坚定对娘娘点点头。

    端木徳淑笑笑,一个个摸摸她们的头:“都乖,所以都要好好的!——不许哭!”

    品易手里的绳子打了一个圈,突然外面一阵喊杀之声!几支溜箭向这边射来,躲闪的、护住的、顿时挤在一起!

    不知谁挤到了谁,也不知谁推了谁!戏珠整个人滑到崖边向下坠去!

    品易毫无思考的时间下意识的抓住她!戏珠对于娘娘的意义比任何人都重!戏珠绝对不能有事!两个人瞬间向下坠去!

    绳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圈圈减少!最后绷直!

    品易一手拽着绳子,一手拉着戏珠,脚下是比上面看时还高的万丈深渊!

    明珠立即傻眼了!

    欣玉也杀住1

    端木徳淑所有的镇定烟消云散,几乎不顾身份不看危险的趴在崖边,起初声音很小:“戏……珠……戏珠!”绳子能撑住品易!可戏珠呢!戏珠呢!眼泪瞬间蓄积!端木徳淑徒手握住绳子就要往上拽!

    明珠回过神立即把娘娘拉开:“太危险了!娘娘会把您掉下去的你!娘娘奴婢来!”

    端木徳淑很冷静,没有向后退,坚定的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虽然她们加起来也只有三个人:“我们三个一起!”

    明珠怎么肯:“娘娘——”

    “本宫说一起就一起!”端木徳淑眼睛通红的盯着她:“如果是本宫掉下去你会跟本宫讲条件!赶紧的一起!不要说话!”

    那不一样您是主子!奴为主死天经地义,没有反过来的道理,那是逾越是罪孽!

    但几人多次生死也知道道理要事后再说,当务之急是把人弄上来!虽然也许只有品易一个!必经绳子是在他胳膊上还没有来得及给娘娘套上,此刻看来,幸好没有给娘娘套好!不过也不一样,如果给娘娘套上了,品易也就胆子去拽戏珠了!

    万丈高崖中,戏珠摇摇头:“你放手!”

    品易没有力气说话!双撑的力道让他比戏珠难受的多。

    “放手!品易我命令你放手!娘娘她们三人拉不住我们两个的!你放手!”她不能再连累娘娘了,她……

    品易撑着一口气,脸色铁青:“别——动——抓好——有救命——”刚才的动静如果他没猜错,他们得救了,明珠一定会在最后关头护住娘娘,若是明珠和戏珠都出事了,皇后娘娘一定会撑不住的。

    如果可以他希望戏珠顺着他爬上去,抓住绳子,等待最后救援。再等一会,如果绳子再无法匀速向上,就说明援军出了意外,他就只能考虑让戏珠上来了,若不然单凭皇后娘娘三人根本拉不动她们!

    端木徳淑从未觉得自己如此无用过,别说让绳子上拉,就是动一下都很吃力,绳子反而因为轻微的移动不断的摩擦,有断裂的危险。

    端木徳淑很快送开手,通红的眼睛看向丛林深处!不管是谁!滚过来一个!现在!立刻!马上!

    雷冥九穿着铠甲快速突围而出!刀尖上滴着血迹!整个人肃杀阴冷!

    端木徳淑顿时破涕为笑!甚至微微激动!如果不是时机不对,她能形容出一百中他此刻天煞孤星、无头将军的罪恶雄壮形象!

    但因为时机太对,她此刻只觉得长成雷冥九熊成山的缺点都成了优点!连他不讨喜的气质,放在这时候也成了宝!不就是人高马大一些!力气太大了点!遇到泥潭深沟舍不得自己的马受罪还扛着马过沼泽的脑子不清楚吗!那又如何:“戏……戏珠她……”

    雷冥九扔了刀下马,目光全在端木徳淑身上:“你没事吧,你……”

    “王爷!王爷!人已经——参见皇后娘娘,让娘娘受——”惊了!属下等罪该万死!

    端木徳淑急切的开口:“戏珠在下面,你拉她上来,快点——”

    雷冥九不可能当着背后那么多将领的面做什么,确定小仙没事,对他来说紧绷的心已经松了一半,捞人便捞人!

    雷冥九立即上前,把明珠和欣玉隔开,一手提起绳子,拉着绳索缓缓向上,边网上拽还有工夫说话:“几个人?这么重!”

    端木徳淑闻言,脸上立即漏出破涕为笑的笑容,看看雷冥九又看看山崖下,脸上的眼泪还没有干,笑的像个孩子:“你猜?”

    雷冥九看着她笑哭不定的脸愣了一下,手里的动作却没有停,其实……小仙也不是什么时候都好看的……真的,就是不管什么时候心跳都不太受控制!

    雷冥九手里的动作更块了!上次没有捞上小仙简直是他一生的耻辱!这次怎么能不好好表现!

    一旦走过来,在山边看一圈,没有一点要上前帮忙的样子:“尸体已经清理好了,跟上次不是一批人,身上没有任何共同的证据,但也不像是庸俗之辈,现在不好判断是哪批人。”

    崖边上的绳子越来越多。

    端木徳淑心情越来越平静,接过明珠手的丝怕,缓缓的擦擦眼睛,深吸一口气,又有了几分高高在上不容侵犯的一国之后的样子。

    绳子很快到头。

    一旦挥挥手,后面的人立即上前,拉这两个人上来:“你们行呀,还知道吊个绳子,下面怎么样?风景好不好。”

    雷冥九瞥一旦一眼!

    一旦立即闭嘴!他其实是想……活跃活跃气氛的……

    品易撑着所有的骨气站在一旁,胳膊早已经没有任何直觉,如果是觉得他一个男子,就算是太监他也是男子当着主子的面坐在地上失了分寸,他现在恐怕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

    戏珠早已瘫软在地上,与刚刚凛然赴死的样子一定也不一样,她现在觉得自己浑身发抖,好似身体现在刚刚反应过来,刚才有多危险。

    端木徳淑下意识的往戏珠那里迈了一步,又生生停下,威严的站在原地,声音不急不慢:“没事就好,明珠给他们一人喝点水压压惊,回宫后让太医好好看看。”

    “奴婢(奴才)多谢……皇后娘娘恩典……”

    一旦服了一旁的品易一下,想到对方是个太监,嫌弃的就想松手,但太监跟太监倒也不一样,皇后娘娘身边的也尊贵一些,何况这小子还在下面撑了那么久没有让戏珠姑姑掉下去,戏珠姑姑若是下去了,如果王爷把他弄上来也会再把他踹下去。

    端木徳淑见两人都没事,看向镇西王:“皇上呢?”

    雷冥九张张嘴……张张嘴……

    一旦察觉品易自己站住了,心里微诧,这太监体制不错,便不再管他,恭手对娘娘道:“回皇后娘娘,肖姑娘打猎的队伍不小心引来了头狼,冲散了肖姑娘的队伍,皇上带人去寻了……”

    雷冥九剁了一旦的心都有,少说一句你会死吗!也不看看什么时候!就不能不要这时候给皇后娘娘找不痛快!

    端木徳淑神色平平,好似并不在意:“不久前听到皇上的铁骑经过,不是皇上发生了意外就好,对了,镇西王怎么向这边来了?”示意众人离开此地,她也向前走着。

    雷冥九护在皇后娘娘身后:“微臣随便走走,想不到……”

    一旦恭手,态度更加恭敬:“回皇后娘娘,镇西王是同皇上一起出发的,路上王爷听说皇后娘娘您也进山了,且出发的护卫还没有找到您,王二有担心的娘娘的安危,便让言将军护着皇上去了,镇西王想着皇后娘娘不可能走远,便各个地方碰碰运气,这才有幸救了戏珠姑姑一命。”

    雷冥九皱着眉,没有一丝歪打正着的激动!更没有属下为自己邀功后的自鸣得意!反而脸色十分难看!这话中当着皇后娘娘说出来!一旦觉得是在个他长脸吗!简直不知所谓!

    端木徳淑笑笑,温和的开口道:“回去不要罚他了,不过是尽他做奴才的本分罢了。”你主子的脸都黑成炭,还敢开口,勇气可嘉呀。

    一旦闻言顿时觉得背脊发凉,才发现今日自己逾越了,不禁后退一步,再不敢逞能。

    雷冥九有些尴尬,想说什么,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但他觉得皇上这件事也不是……“皇后娘娘,皇上不是没有想到您,但丛狼在猎场深处,而且相爷很早便点了人来保护娘娘,皇上可能觉得娘娘回去,不知道您有危险,皇上如果……”

    端木徳淑向后看了一眼,见戏珠、品易都还好,心思平静,看眼一旁的明珠:“吩咐步辇先送他们二人先回去。”

    “是,娘娘。”

    端木徳淑压低声音道:“你急什么,又没有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