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114中文网 www.114zw.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奋眼神玩味的打量着林遇,说道:“林董准备工作做的很充分嘛。”

    “王警官,我尊重你们,也请你们给予我一些尊重。这件事情我完全不知情,我也不知道是哪个狗胆包天的家伙竟然敢把集团监控系统给黑掉了。这种行为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集团价值不菲的委托拍品都将暴露在视野盲区之中,面临着被人入侵和盗窃的危险。对于一家拍卖公司来说,安全是重中之重。发生这样的状况,也不是我愿意看到的。事情要是传了出去,别人会指着我林遇的鼻子嘲笑我无能。”

    “但是,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王警官还请注意你的言行,不要把那些莫须有的罪名都扣到我林遇的头上。不然的话,我也不是没有投诉的地方。王警官,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林先生说的是。”王奋点了点头,看着林遇问道:“这监控设备,应该也属于安保部来负责吧?”

    “是的。”林遇点了点头,说道:“集团也确实有电子安全中心,但是这个中心也隶属于大安保部。”

    “所以,这个安保部部长陈涛的嫌疑最大了?”王奋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就像是一只准备捕捉老鼠的猫。“他负责保管着那只《梅妻鹤子》青花瓶的密库,还负责整个集团的监控系统,甚至负责着重要拍品的提取和转移......整天面对这样的诱惑,心里产生一些躁动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在自己盗窃青花瓶的行为被人发现之后,他猜测到警方必然会来调取监控视频,就选择第一时间把监控视频进行人为破坏。他有这样的作案动机,也有这样的作案便利。林总,觉得呢?”

    “不,我认为不是陈涛。我相信他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林遇沉声说道:“王警官刚才说的这些问题,我们之前也考虑过了。很早以前就有人说过,陈涛负责的工作太重要,而且太全面,会给集团安全带来危险,也给他自己带来危险。但是,我们沟通过之后,仍然认为陈涛是最适合的人选。”

    林遇弹掉雪茄烟灰,把剩下的半截雪茄放进雪茄缸里,说道:“我之前说过,陈涛是我刚刚做典当时就跟随在身边的兄弟。我当年就说过,倘若有一天公司需要成立安保部,你就是我唯一的安保部长。这是我对他的承诺。我答应过他的事情,想方设法也要做到。再说,陈涛虽然掌控着整个集团的安全保卫工作,但是他下面还有着运输部、保卫处、电子信息中心等部门,每个部门都有相应的负责人。”

    “譬如我们要提取《梅妻鹤子》青花瓶这样的重要藏品,可能需要由运输部和保卫处的领导同时出动,多方配合、却又互相监督。出了问题,谁也别想推卸责任。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相信陈涛,因为他担任这个位置以来,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安全事故。”

    王奋点了点头,说道:“这只能说是林先生的一面之词,具体事实如何,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取证。不过,我能够感受到林董对下属的关爱和照顾。想必你一定是个好领导吧?”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本份而已。”林遇掷地有声的说道。

    王奋点了点头,对工作人员问道:“都拍下来了吗?”

    “王处,都拍下来了。”

    王奋站了起来,主动对着林遇伸出手来,笑着说道:“感谢林先生的配合,我们的调查就暂时结束了。我们想找安保部经理陈涛聊聊,不知道他是否方便?”

    “我想陈经理很乐意配合警方的调查工作。”林遇和王奋的手握在一起,笑着说道。“我也会提前和他打声招呼,让他不要抗拒,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无论如何,警察同志都需要用事实用证据说话,您说是不是?”

    “那是当然了。”王奋笑着说道。“不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放过一个坏人。”

    林遇拍拍王奋的肩膀,说道:“王警官辛苦了,我送你们出去。”

    “林先生客气。”

    林遇亲自过去打开办公室房间门,等到王奋一行人走远之后,林遇才重新把办公室门给关闭严实。

    坐在沙发上面,重新捡起那抽了一半的雪茄,打开火枪再次点燃,放在嘴边狠狠地抽了一口,然后缓缓的吐出那大股的烟雾。

    抽雪茄不能过肺,因为醉烟比醉酒还要让人难受百倍。

    林遇表情阴沉,眼神深邃,然后整张脸被烟雾笼罩,让人再也看不真切了。

    -------

    陈涛是尚美集团的一个另类,脾气差,性子急,而且学历很低。有人说是中学还没毕业,还有传言说怕是小学都没有毕业,满嘴的大粗话,还经常说错成语闹出笑话,把「病入膏肓」读成病入膏MANG,把「炙手可热」读成ZHUO手可热等等。

    可是,他却在集团里面位高权重,负责守护尚美集团这座庞然大物。

    有人心生不满,就说「最有文化的地方被一个最没文化的人给守护着」。这句话不知道怎么就传到了陈涛的耳朵里,陈涛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得意洋洋的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到处宣传。

    可是,今天的陈涛却收起了以往的嚣张跋扈,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间门,赔着笑脸的对着小会议室里面的几位警察打招呼,笑着说道:“领导,你们找我?”

    王奋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陈涛,不说话,也不邀请他就坐。王奋不开口,其它人自然也都保持着沉默。

    于是,陈涛就更加紧张了,额头都开始出现汗珠,一脸慌张的说道:“领导,我是冤枉的,我什么都没干。”

    “冤枉的?”王奋一下子就抓住了陈涛话中的破绽,出声问道:“谁冤枉你了?怎么冤枉你了?”

    陈涛瞪大眼睛看向王奋,面红耳赤的说道:“我听人说,大家都说是我干的。我真没干,我一个月工资两万多,够我一家人有吃有喝的,我怎么那么想不开啊,去偷一个破瓶子做什么?”

    王奋这才招了招手,笑着说道:“是不是你干的,不是他们说了算,是我们警察说了算。来来来,过来坐下,坐我跟前儿来。”

    陈涛走到王奋面前,说道:“领导,我不坐,要不我就站着......”

    “你看你这做贼心虚的样。”王奋没好气的骂道。

    陈涛慌了,说道:“领导,我这可不是做贼心虚,我这是......我这是尊重领导。是对领导的尊重。”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猎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14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柳下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下挥并收藏猎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