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114中文网 www.114zw.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庞雨飞快的跳下河床,那里已经有些壮丁在逃窜。

    “沿着原路走!”庞雨大声喊叫着,后面陆续又滚下一些壮丁。

    庞雨抓住一个就用桐城口音问道,“哪队的?”

    前面跑回的都回应正确,庞雨给他们指示方向,让他们顺着河道撤退。

    后面的尖叫喊杀声逐渐接近,几道人影从庞雨头顶嗖一声越过,直接跳入了桐溪河中,接着就开始往对岸游去。

    桐城河流纵横,到处都有塘湖,农村许多小孩夏天都在塘湖河流中游泳戏水,大部分都懂水性,庞雨估计那几人应当也是壮丁。

    当下朝着那几个人影喊道,“过河后脱衣回城!”

    背后忽然一阵惊叫,庞雨回头看去,几个黑影从河沿翻滚下来,同样滚入了水中,开始惊叫扑腾,庞雨蹲低身体,听口音不是桐城的,那便是流寇。庞雨急忙沿着来路往桐城回去,但黑暗中根本走不快,刚走得几步,河沿上络绎不绝的滚下人来,一个黑影惊叫着从庞雨面前滑下,手中的腰刀胡乱挥舞,擦着庞雨的棉

    衣划过。

    庞雨下意识的退后一步,此时河沿上一阵喧哗,成群结队的人翻滚下来,跌满了整个小路,还有两个人影就在庞雨头上扭打,两人已失了重心,马上就要滚落下来。

    顾不得再沿着河岸走,庞雨丢了腰刀跳入河中,初春的寒夜中,河水冰冷刺骨,附近几人扑腾起大片的水花,庞雨眼前一片迷糊。后面不断的有人跌入水中,庞雨不敢停留,往下游了两三丈,绕过那几个挣扎的人之后,奋力往对岸游去,身上的棉袄浸透了水,纤维中仍残存着空气,提供了一定的浮

    力,但手脚动作都受到影响,阻力也增大了。

    最重要的是,棉袄完全湿透之后会增加重量,庞雨不敢保留体力,拼命往对岸游去,好在桐溪河在初春并不宽阔,很快就接近了对岸,庞雨踩到河床后急忙站起身来。

    河对岸人影幢幢喊杀震天,河道中连绵不绝的落水声音,扑水和呼喊救命的声音四处响起。

    身上的棉衣重得如石块一般,庞雨全身不停的发抖,匆匆忙忙到了河岸上,把棉衣和皂隶服都脱掉,这些湿衣服不能再穿,否则会很快让他失去体温。

    脱掉之后同样寒冷,庞雨不敢停顿,原地蹦跳着不停的活动四肢,让身体产生更多热量,匆匆看明方向之后,打着赤膊的庞大班头蹦蹦跳跳的往西门跑去。

    …第二日早上,天空中云层低垂,城外流寇的营地中仍有道道白烟升起,桐溪河道中层层叠叠漂满了尸体,靠着桐溪河的营地一片狼藉,大部分帐篷都被摧毁,地面上也四

    处摆满尸体,一些人影在营地中四处走动,一边呼喊着各种名字。庞雨形容憔悴的站在南城之上,昨晚夜袭战果丰硕,远远超出他的预计,流寇营中发生的营啸惊天动地,所有人都陷入一种癫狂,攻击遇到的其他人,直到全都体力耗尽

    才停歇下来,无数人在营中踩踏而死,落进桐溪河中淹死的更是不计其数。庞雨对这种事情没什么研究,营啸一般都发生在深夜,多半是在军队之中。没有袭击也可能会发生,大多数时候都是毫无预兆,很难分析出切实的理由,一般来说,压力

    和紧张是最主要的因素,在黑暗不可见物的时候,一旦被诱发出来,就会形成营啸。一旦发生就会引起连锁反应,高度紧张的人会攻击所有遇到的一切活动物体,形成自相残杀,直到恢复光明。昨晚壮班一直在高呼官兵来了,大约是刺激了流寇敏感的神

    经,还有火雷的爆炸也起了一些激发的作用。流寇南郊共三个营地,这个营地基本毁了,其他营地受营啸的影响,所有长家、掌盘子都在弹压厮养,害怕自己营中也发生营啸,心惊胆战的过了一晚,天亮之后也没有

    组织起攻势。但壮班的损失同样远远超出庞雨的预计,一百余名壮丁回到西门的,只有三十一人,这还包括半路走散返回的人在内,连收队尾的阮劲也未返回,其他人不知是进了山还

    是被营啸吞没了。王增禄的两个小队也少了一半,但他过河后抓到了一个淹得晕头转向的流寇长家,带回城内审问后才知道昨晚夜袭的是扫地王的营盘,其中多半都是在河南收的厮养,还

    包括一个婆子营,扫地王的老营还在两里之外,应当是毫发无伤。

    何仙崖从城梯上来,匆匆到庞雨面前汇报道,“二哥,天亮后又有五名壮丁陆续回到西门,都接上了城墙,但还是没有阮劲。”

    庞雨点点头,那也不到四十人,按出击的人数来说,损失了一多半的人,比例上比流寇损失还大,也不知这次夜袭是否划算。

    何仙崖见庞雨面色不善,小心的汇报道,“昨晚巡城的快手回来说,晚上东城和南城打死了两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铁血残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14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柯山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柯山梦并收藏铁血残明最新章节